雨然:垂钓记 投稿

雨然:垂钓记

有些兴趣不是与生俱来的,对于钓鱼,我一直保持着敬畏。 ——不明白那些风吹日晒,在河边、溪边甚至池塘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钓者。他们不畏严寒酷暑,不

罗瑜权:在川西高原行走 投稿

罗瑜权:在川西高原行走

川西高原,一个充满诱惑的地方! 甘孜藏区,一片多么神秘的土地! 它在白云的高处,远离了红尘的喧嚣与浮躁。透明的海拔浮升起一种纯净的高度。岁月海空的切面

严显勇:花间伴山 投稿

严显勇:花间伴山

  在四川平武,国家野生大熊猫保护公园的一角,有一个叫高村的地方。高村其实是一个镇,花间伴山就在高村所辖民主村的村子尽头。  知道花间,是从小路开始,这是江湖人称莎姐的在

何昊:甘南,甘南 投稿

何昊:甘南,甘南

  当五彩经幡驻足于这片神圣的境域,永恒的光辉从此洇染了那蓝天、白云、人类、草原和土地。从此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民族便深深地埋首于这个可以带给他们繁衍生息的世界。 

禾堂琐忆 投稿

禾堂琐忆

  禾堂是童年记忆的一张保暖贴,它紧紧地贴在岁月的皮肤上,时不时给我以温暖。  禾堂就是所谓的晒谷场。作为在农村长大的八零后,我孩童的回忆几乎离不开禾堂。在南方的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