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 钟继根《来自故乡》

admin

 屏幕截图 2024-04-30 082002

    《来自故乡》这是一本诗集,里面收入了作者近些年创作的诗歌,以情感为主,是作者从青年时期开始,长期积累而成的。它语言朴实而清新:内容涉及作者几十年里各个时期的真情实感和生活心得,深切表达了作者的家国情怀和对现实生活的热爱。一本来自故乡的诗集,一本闻得到土地芬芳的诗集,一本看得到亲人、摸得到山水、走过了四季、历经了流浪的诗集,有无声的呐喊,有深沉的记忆,有心灵的归属······用文字更多的诗歌,表达对生活的认真、生命的尊重和家国的热爱。


作者简介:钟继根,笔名多少年以后,内江资中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绵阳市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星星·散文诗》《奔流》《山东诗歌》《成都商报》《河南科技报》等。出版诗集《来自故乡》,诗歌入《星星诗刊》等年选。有获奖。


鱼骨记(组诗)


很久以前 


寒武纪、志留纪,一条鱼诞生

久远的清晰,眼前的模糊

我把黄昏擦了又擦

碎屑堆出了河床

隔了几个世纪,鱼骨露出鲜活

举起灯,照见化石

我不知该进一步,还是退一步

我怕一个故事落下

而这浩大旷野

除了彼此和湿润,别无它物


不久以前 


那块鱼骨随着河水的洗涤

在我不曾留意的岁月里

鱼骨变成了奋起的鲫鱼

鳞片闪烁的瞬间

父亲的身影竟然出现


我瘦弱的时候也是一块鱼骨

那些丰盈我人生的河水

抵达神境


从哪里说起


从蓝布,到灰色中山装

从坐在双肩到举得高高

还是趴在背上睡觉

看见鱼骨

我以为是更多个世纪以前


其实我一味索取

只间隔了父亲一生的旅程

当月亮本体移到河心

我不知道白色和鱼骨

哪个更远,哪个更近


这如梦如幻的仙境

思念,能够从哪里说起


鱼骨眼睛在说话


鱼骨来自遥远,我知道

月光之下,你只用眼睛说话

那时摔跤,你看着我爬起

干了几多坏事

每次都盯着我,紧紧地

我怕漏了虚无和乌有

或许你更怕有人走入歧途


鱼儿耍赖地游来游去

此刻岸边,我看得清清楚楚

也是此刻,我没有拉一双大手

一双大手撑起的繁华谁也比不了

但今晚就我一个人

望向山的雄伟

不断查询稀疏的含义


一朵小花飞过河流


静谧里,月色好亮

儿子喊我回家,我没动

他自顾自地嬉戏

从一块青石跃起,顺流而下

经过鱼骨存在的地方


一朵小花,芦花还是无名

轻得摔不碎一颗泪滴

带着一阵阵芳香

颤颤巍巍飞过河流


晚风吹皱河面,以及田野的脸

我从鱼骨取出爱,无声无息

你不在,我一直流浪

下雪时也无法说:好想你


儿子飞奔过来,我看了看

又想了想,两岸露出苍老的笑容


自序:我和文字都来自故乡

ABOUT this PREFACE

时光的沙漏就在指尖,却无法触碰。

在山巅摘下云朵,在水底捞起月色,听得见堂屋燕子呢喃,闻得到清晨露水浅香,麦子的灵魂、果实的燃烧、小河的奔流、炊烟的温暖,都是挂在生命苍穹的大海与星辰,而我无休止地奔跑,把黄昏带进了黑夜,故乡,我该怎样才能说出春天的去向。

或许许多人,都有远方的情愫,固执着、倔强着,从最初在文字里肆意畅想、向天空中借双翅膀,到最后就剩一个字,走、走、走,梦里就是一匹马,不断地飞奔远方,周围宽广无垠、斑斓多彩,令人目不暇接。只是雪山,虽然看起来那么近,却又像挂在天边,叶子黄了一茬又一茬,栖息的地方还是在恒古不变的远方,雪山,依然若无其事地高远着,夜里又见星光飘摇,眨眼瞬间,遗落在田野的笑声,已随野草的花盛开一大片又一大片,说不清什么时候,麦芒会蹦出来,扎伤一颗眷恋的心。

走是必须要走的,回也是必须要回的,来回之间,几多风沙灌入眼睛,尘埃里猛然伸出昨天,看见往昔葱茏的自己,面面相觑,惊愕,就僵硬在脸上。

回首,是绕不开的痛。

夕阳就这样纵容一条江河的浩荡与悲伤,即便是磕长头,转山转水转佛塔,灰土满面,在额头的荒凉中昼夜兼程,依然难以寻觅飞鸟的归宿、雪花的归宿、牛羊的归宿,辞旧的钟声,无法催促,也不能挽留,冰冷就停在眉梢,那一定是光阴留下的脚印。

流浪途中,总会在一朵栀子花的芬芳里,嗅到故乡的味道,微笑和泪水一起挂满脸庞,穿过天涯的黑色,释放出昨日种种,回声撞击无尽的匆忙与料峭,所说的虚空,比轻更轻。

站在城市的中央,回望故土,汽笛声的尖细空间里,怎么也摁不住,一个归巢的心,偶尔掉下的星辉落进眼睛,一丁点的响动,就可以泛起浮生如云的寂寥。

我与城市,空间如此局促;我与城市,纠结如此清晰,所有的影像,都在凝固,所有的挣扎,都在弥漫,不想聆听,但北风不停,西风不歇。

收藏的信笺已经泛黄,写下的日记沉入蛛网,一年一年的秋与冬埋伏在我滑落的岁月,铺陈逝水流年的彼岸,所有的感知,都风化为沧桑,定格为桑田。

多少年以后,我两手空空,合掌于莲花前。

大雨向我袭来的时刻,虫鸣向我跑来,群山向我奔来,童年向我飞来,我某个时刻的末梢沉默了,就像停留在海的深处的寂静。

那一夜,我想起故乡的小河还在孤独的流淌;那一天,我打开久违的喜欢,寻求内心的信念和力量,不管前路是瘦了还是广阔,都不再那么重要,喜欢就够了。我把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饱吸故乡的乳汁,蘸取故乡的月色,让它发着光、亮起色彩,即便是静默,也吐露银辉。

我知道,江水波浪的每一次起伏,都会让故乡这个名字,在我身体摇晃一次,把心绪放进生我养我的水土,将喘息的思念抛入自在的口哨,心静了,霓虹灯渐渐被镂空,直至空空如也,而视野,可以穿过天涯。

多少年过去,故乡那贫瘠的小山村,已经变得更加美丽,村村通修到家门口,果树成荫……许多变化,可谓“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更加深了对故乡的不舍,让人不由自主地跑回老家,不知疲惫地穿梭于城市与农村之间,享受一份不可言说的美好与静谧。该怎样打捞故乡那一片肆无忌惮盛开的色彩,一饮而下,一任阳光趴在水泄不通的草木之上,一任青苔笑得没心没肺,我是蜗牛,不屑于时光的速度,掐一缕红叶熨烫过的阳光,随风清点漫山遍野的野花树叶,万事不争,菩提生长。

是为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