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然:赶场 投稿

雨然:赶场

赶场啰!一声吆喝插入密密叠叠的沟壑,一缕晨曦串连高高低低的炊烟,刺激着丘陵尚未苏醒的神经。清晨突然炸开了锅,有不慌不忙到别人家门口看别人出洋相的,有嫌娃娃起床太晚大骂吃了猪尾巴的,也有抱怨武侠剧看到停台醒来就是七点过的,还有怕落后随便找个由头就絮絮叨叨的,伴随猪狗鸡鸭的叫声,一首另类的交响曲就此响起。农历的二五八,日子像排列好的二十四节气一样,有序推进。人们似乎早就遗传了祖先种地,什么时候该播种、

闲云:村语呢喃 投稿

闲云:村语呢喃

  有这样一片土地,这里“映日荷花别样红”,这里“千鹤桑田似锦绣”,这里“村语呢喃风物静好”。  走进村子,你会自然而然、情不自禁地联想到

禾堂琐忆 投稿

禾堂琐忆

  禾堂是童年记忆的一张保暖贴,它紧紧地贴在岁月的皮肤上,时不时给我以温暖。  禾堂就是所谓的晒谷场。作为在农村长大的八零后,我孩童的回忆几乎离不开禾堂。在南方的村落

烟雨人家 投稿

烟雨人家

  从这座城市逃离的那一天,他背起行囊,拖着旅行箱,揣好了信用卡,带足了路上的水和食物,跨上了南下的列车。  他没有像往常那么,买一张硬座票挤去人声鼎沸的车厢里,与南来北往

何昊:甘南,甘南 投稿

何昊:甘南,甘南

  当五彩经幡驻足于这片神圣的境域,永恒的光辉从此洇染了那蓝天、白云、人类、草原和土地。从此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民族便深深地埋首于这个可以带给他们繁衍生息的世界。 

严显勇:花间伴山 投稿

严显勇:花间伴山

  在四川平武,国家野生大熊猫保护公园的一角,有一个叫高村的地方。高村其实是一个镇,花间伴山就在高村所辖民主村的村子尽头。  知道花间,是从小路开始,这是江湖人称莎姐的在

罗瑜权:在川西高原行走 投稿

罗瑜权:在川西高原行走

川西高原,一个充满诱惑的地方! 甘孜藏区,一片多么神秘的土地! 它在白云的高处,远离了红尘的喧嚣与浮躁。透明的海拔浮升起一种纯净的高度。岁月海空的切面

雨然:垂钓记 投稿

雨然:垂钓记

有些兴趣不是与生俱来的,对于钓鱼,我一直保持着敬畏。 ——不明白那些风吹日晒,在河边、溪边甚至池塘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钓者。他们不畏严寒酷暑,不